SARS过去17年了为什么我们还是戒不掉野味

每经记者 杨弃非    每经编辑 赵云    

在万众期待中,最严“禁野令”来得很快。

历朝历代典籍和民间记录中,对广东食野的传统多有所记载。汉代《淮南子》记载,“越人得髯蛇,以为上肴”,广东人对蛇的喜爱溢于言表;唐代《岭表录异》指出,“南中昼夜飞鸣,与鸟鹊无异,岭南人罗取生吃之”,将广东食客的食谱扩充至鹦鹉、猫头鹰等鸟类。

广东人爱吃野味,是大多数人对岭南地区及其文化的固有印象。

有人找到1980年代公开出版的粤菜菜谱与广东美食指南,其中的食材不仅有蛇、鹤,还有水獭、松鼠、猴子与猫。光怪陆离不必多说,广东对野味的追求似乎还有向“没有最怪、只有更怪”的方向发展,比如,典型的广东名菜“龙虎斗”,在19世纪数十年间就从黄鳝煲田鸡变成蛇煲猫或蛇煲果子狸。

英国皇家化学会作为拥有179年历史,一直在从事跟化学学术推广、学术出版和科普相关工作的专业机构,为专业、优质的内容输出提供保障;快手作为日活超3亿,面向普通人的记录和分享生活的全民短视频社交平台,拥有最广泛的科普受众。据《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数据显示,快手教育类短视频累计生产量高达2亿,作品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教育类短视频作者超过99万,教育直播日均观看时长≈734年,日均观看人数累计高达1亿,日均直播评论超过2000万。包括戴伟教授等个体优质创作者以及好未来、果壳、知乎、育学园等各领域知名企业在内,越来越多的优秀短视频知识生产者集中入驻快手,进行优质、稳定、系统化的内容输出。

广东人经常被调侃“站在食物链顶端”,并素来以爱好野味闻名。两座广东一线城市快速出击,似乎折射出这个野生动物食用大省的艰难处境。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英国皇家化学会与快手的第一次合作。2019年8月,双方就曾合作暑期公益项目,由牛津化学博士戴伟教授与 Susan Schamp 博士作为授课老师,为来自贫困地区的32名师生举办了一场公益化学夏令营。

创作“公共安全与健康”相关主题的短视频都可以上传快手平台参与比赛。活动专区分为“大众科普”和“化学相关专业”两个板块。想从“大众科普”角度进行短视频创作的网友,可以通过#化学探秘之旅#标签参与活动。化学专业领域参赛者可以通过#我们身边的化学#(公共卫生与安全),#环境与健康的较量#(环境污染与健康)以及#看一场化学魔术秀#(药物合成与研发)三个标签参与活动。

《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截图

SARS“警示效应”不过两年。据雷光英等人调查,在2004、2005两年市场低迷后,2006年初鳖的行情开始恢复。2007年底到2008年初,鳖养殖户“获得了量价双丰收”。

此前,多方研究表明,果子狸是SARS病毒中间宿主。2003年末2004年初,SARS再次在广东出现,一场果子狸“清剿”行动,对结束疫情起了关键作用。

强大专家评委阵容 最高赢英伦游

有人发现,随着广东近代经济不断发展,野味开始被赋予区分阶层、彰显品味的作用。

广大青年学子和大众在快手分享科普短视频参与活动的同时,还有机会赢得大奖。此次活动的奖励具体包括参加英国皇家化学会在英国、日本、韩国、东南亚、中国大陆地区或者港澳台地区举办的学术会议及相关交流活动,人民币10000元、5000元、2000元、500元等现金大奖,以及由英国皇家化学会与快手联合认证的“优秀科普作品”奖、快手20万流量等“含金量”超高的丰富奖励。

急于与“野味”划清界限的省市,也迅速响应。

这场活动结缘自戴伟教授。戴伟教授是英国皇家化学学会北京分会创始人及上任北京分会主席、北京化工大学特聘教授,同时也是一位快手大V。戴伟教授在1996年来到北京化工大学,2011年开始为中小学生做化学科普,经常去到子弟学校和偏远山区学校。自2018年2月开始,戴伟教授开通了自己的快手账号“戴博士实验室”,开始在快手进行化学科普。至今,他已经分享了200多个科普短视频作品,其中一条短视频播放量更是超过1500万,账号粉丝数目前也已突破365万。

作为专业专业化学团体,英国皇家化学会近年来也持续尝试在新环境下的创新科普形式。牵手年轻的快手,正是希望将专业的化学知识向大众进行更好滴普及。

2月24日,全国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

戒掉野味为什么这么难?广东可以说是最典型的“观察样本”。而现在,我们不得不再次推倒重来。

令人记忆犹新的是,17年前,作为SARS爆发源头,广东就曾不得不面对如何对待野味的课题。尽管迅速出台的《广东省爱国卫生工作条例》特别提及“摒弃吃野生动物的习俗”;但在各大酒楼餐馆,它们继续成为广东人饭桌上的美食……

南宋周去非编写的《岭外代答》中,广东人俨然是对任何美味都来者不拒的老饕。“深广及溪峒人,不问鸟兽虫蛇,无不食之。”大千世界,只要是能吃的,无不被用来满足广东人的口腹之欲。

更早些时候,3月2日,《广州市禁止滥食野生动物规定(草案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征求意见。2月25日,《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列出详尽禁食“黑名单”,人工繁育、饲养的龟、甲鱼等野生动物亦被排除在可食用动物范围之外,引发诸多争议。

2003年,当时的国家林业局等12部委发布《关于适应形势需要做好严禁违法猎捕和经营陆生野生动物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省上报驯养繁殖技术成熟的陆生野生动物物种,准许其从事经营利用性驯养繁殖。一个月后,广东上报40种陆生野生动物物种,对比此后林业局公布的54种陆生野生动物名单,占比颇大。

韩愈流放潮州时,曾写下《初南食贻元十八协律》。他在诗中列举了蒲鱼、蛤、蚝、鳖等多种野味,令其“莫不可叹惊”。作为外地人,他难以适应野味的“腥臊”,只得“开笼听其去”。

比如,当地流传一种说法,咸竹蜂煲瘦肉或雪梨可治咽喉痛,但咸竹蜂并不见于《本草纲目》等传统医术,其疗效在清代才被“发明”出来。而后,穿山甲、娃娃鱼等野生动物被证实既难以料理,又难以食用,比起美食的享受,他们带来的更多是“身份的象征”。

而在广州,新源、东宝、南金、槎头四个野味市场使白云区周边成为最大的野味集散地,仅新源市场每天交易额就达190万元,年营业额7亿~8亿元。从野味供应方面看,广东市场在十年内增加“至少五至六倍”。其背后,是遍布广东全省的1300多家野生动物养殖场。

2003年,SARS从广东爆发并蔓延至全国,在全国感染超过5000名患者,并导致349例死亡。公开报道显示,SARS首例病例是2002年11月发病的一名佛山村干部,“发病前吃过蛇”。而更广为人知的首例报告病例,则是同年12月出现症状的深圳一家餐馆的野味厨师。

野味餐厅和交易市场也开始“死灰复燃”。有媒体调查发现,尽管曾风光一时的槎头野生动物市场已不复存在,但在其周围形成一个地下交易市场。凌晨变成野生动物卖家的活动时间,趁着夜幕,大量野生动物从这里流入各个餐厅。

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在关停野味市场同时,当地并没有完全放弃野味销售。

179年历史的专业机构与全民短视频平台再度牵手

2006年播出的电视剧《武林外传》截图

广东省林业局曾进行过一次调查,结果显示,广州半数以上居民吃过野生动物。究其原因,45.4%的人认为可以补充“营养”,37%是出于好奇,12%则是为了显富。

爱吃野味的当然不止广东人。与广东一省之隔的云南,各类花草菌蕈没少摆上餐桌。两地相似之处在于,均为古代边远地区。在耕种畜牧业尚不发达时,人们不得不寻找野味来填补物质需求。各类野生动物还能够成为家畜不足地区的蛋白质替代来源,供人们劳作所需。

这为新一轮野生动物养殖埋下伏笔。2011年,广东省农业科学院科技情报研究所雷光英等人,对当时上报的鳖(注:也就是我们熟知的甲鱼)养殖进行统计梳理发现,广东鳖产量从2001年近2.2万吨提升到2009年3.6万吨,销售对象从珠三角地区延伸到全国各地。

但曾经的无奈之举,却逐渐变成争相追捧的风潮。有报道指出,20世纪90年代,在食蛇之风盛行的广州,每天能吃20吨以上的蛇,“吃蛇一条街上,没有吃不到的毒蛇”。这股风潮甚至影响了后来的湖南、上海和江浙,到2000年前后,上海2万家餐厅,80%都供应着包括蛇在内的野味。

网络流传的武汉华南海鲜市场一家野味店的菜单

昨天被顶上热搜的是疫情中心湖北。自3月5日起,湖北全面禁止食用所有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并将依法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人人喊打”的果子狸,也包含在内。

据悉,此次活动将一直延续至7月,共分为四个阶段:第一阶段,即日起至5月30日,网友任选活动主题进行创意短视频制作并上传快手平台;第二阶段,于6月上旬进行第一轮评选;第三阶段,于6月中下旬进行第二轮评选;第四阶段,于7月邀请获奖者和专家评委进行直播颁奖,并对获奖作品进行深入解读。同时,邀请专家针对大众喜爱的公共安全与健康话题进行学术/科普讲座。

之前,野生动物贩卖为广东提供了大量经济收入。据报道,在SARS之前,深圳经营的野生动物餐饮场所有800余家,每年通过各种途径进入深圳销售的野生动物有近800吨,其中仅蛇类最高日消耗量就达到10吨以上。

此外,所有获奖者都将获得英国皇家化学会提供的获奖证书及免费一年的会员资格,并将获得英国皇家化学会(北京或上海办公室)及企业实习机会(亨斯迈化学上海研发中心,沙特阿美北京国际研发中心等)。

对野味的喜爱,成为后来广东乃至全国的“梦魇”。

此次活动的评委阵容是来自学术界公共安全与健康领域的资深专家学者。包括中国工程院院士、哈尔滨工业大学环境学院教授马军,南京工业大学安全科学与工程学院教授潘勇,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北京市健康科普专家许雅君,中国科学院生态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思金,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北大-清华生命科学联合中心高级研究员雷晓光。

被贴上“禁令”标签的野生动物,不仅包括大众普遍认知中被捕猎的陆生野生动物,人工繁育、饲养的亦未能逃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