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疫情被要求离校美国这所学校毕业生快闪毕业典礼

“大四的同学们一拿到柠檬,就用它为自己榨起了柠檬汁——他们决定为自己组织一场毕业典礼。”厄勒姆学院校长安·霍特曼(Anne Houtman)如是形容这场仅仅筹备了24个小时的毕业典礼。

随着美国疫情愈发严峻,许多大学已经逐渐转向互联网教学并开始要求学生离校。不过,当位于印第安纳州里奇蒙的厄勒姆学院(Earlham College)的大四学生在3月12日中午11时许得知第二天将是他们在校园内上课的最后一天之时,他们决定在24小时内为自己举办一场毕业典礼。

当前,新冠肺炎在世界范围蔓延,他期待中医药能更多惠泽世界。“作为具有中西医双背景、在海外留学工作多年的中医人,非常愿意在将来承担更多的重任。”他说。(完)

“众志成城筑垒堡,誓破魑魅迎春晓,人间无疾扰。”王维武在朋友圈写道。1月28日,他请缨加入咸宁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医疗和专家组团队。

旅居瑞典期间,王维武一直致力于研究推广中医药工作。他说,通过多年努力,国外对于中医的认知正越来越清晰,接受度越来越高。

“虽然校长霍特曼在讲话中说,学校可能会(为这届毕业生)补办一场正式的毕业典礼,但肯定不会所有人都在场了。”夏琳感慨道。

“从免疫学角度来看,中医药可以起到‘免疫佐剂’(防)与‘免疫平衡剂’(治)的作用。”王维武说,中医药早期“可防”、中期“可治”、后期“可养”,传染病后期往往有一些后遗症,例如肺部纤维化、肝肾等多脏器损伤,中医药在患者后期康复上也能起到重要作用。

参与各家医院重症、危重症的会诊,作为专家组成员制定诊疗方案、检查各单位的隔离、消杀、防护措施等是否合规,处理突发事件……紧张而繁忙,成为这位瑞典华侨的“工作日常”。

探亲遇突发疫情,旅居瑞典的医学博士王维武主动放弃返回瑞典及赴哈佛大学访学机会,留在家乡湖北咸宁,投身抗“疫”一线。

在他看来,中医药国际化要做到科学有序、有组织、有创新能力,让中医药不但走出国门,而且是以瑰宝的高大形象走出国门。

“大家热情特别高涨。”中国留学生夏琳(化名)说,“本来还怕学校会限制,最终学校还是非常配合的”。

“过去人们总认为中医是‘慢郎中’,不能救急,实际上中医在急救方面的效果也很突出。”他分享了借助针灸对一例危重患者进行急救的故事,该患者在治疗中配合服用“扶正急救汤”,现已行动如常,核酸也转阴了。

当被问起有什么遗憾的,夏琳表示,这场毕业典礼“准备太仓促了,还是期待正式的毕业典礼。”好几个朋友被叫上台领“毕业证书”的时候,她都没有注意到。

2009年,王维武被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录取,毕业后在卡罗琳斯卡医学院附属南方医院做博士后研究。

虽然绝大部分毕业生都参加了活动,不过,因为学校通知来的仓促,有本想借着将要到来的春假旅游的学生已经在前往机场的路上了。

的确,微信经过七年的发展,已经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通讯软件了,每天都要使用,最长的一次我一天使用了6小时,真的很恐怖。一天四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微信中度过的,这样的一款软件,确实能深深的影响到我们的生活。

作为中国中医科学院、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中西医双博士后,王维武提出自己的看法。他认为,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起病迅速、传播速度快,符合中医“风性善行数变”的特点,为风温伏邪致病,非大家所认为的湿温。发病因素单一,病程路线清晰,完全可以用传统中药防治。

厄勒姆学院学生自制毕业典礼

“作为一名医学专家,这个时候应当留下来,与故乡人民同呼吸、共进退。”他说,当提出上一线后,老母亲非常担心。

1月31日,经专家组讨论研究,咸宁市在全省率先提出了中医统方施药与西药同用的治疗方案,下发各县市参照试行,并着重在嘉鱼、通山、咸安等县区率先推广使用。

还记得你是哪一天开始用微信的吗?

非官方“毕业证书” 夏琳供图

据美联社报道,该学院全球管理专业来自伊利诺伊州橡树园(Oak Park)的学生陈(Vi Tran)帮助安排了这场即兴毕业典礼,他说,霍特曼结束课程的决定在校园产生了一种“整体的忧郁”。陈说,需要迅速采取行动,“因为我们所有人在毕业前重返校园的可能性非常低。”

当然微信还有很多小功能等着你去发现,张小龙曾说:我们只用产品说话。微信每次更新都是非常低调,用户要在使用之后才会发现到底哪里做了更新,当然最早一批更新的会给你剧透。

对这些将要离开校园的大四学生来说,剩下来的0.25年的学业将要以远程授课的形式完成了。准备回国的夏琳不确定自己是否非得在半夜打开视频软件听教授授课。她有一节课,同学将会散布在八个时区,教授准备录教学视频以给学生更多的弹性。

在今年初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微信要发力短内容,近期的视频号就是一个例子。

夏琳觉得这场有着校长讲话、学生代表讲话、教师代表讲话和合唱团表演的毕业典礼和许多美国大学的毕业典礼差不多。她甚至还拿到了一份非官方的“毕业证书”。“在2020届毕业生已经完成了3.75年学业的情况下,我们相互授予厄勒姆学院学位。”这份“毕业证书”写道。

今年1月20日,王维武从瑞典回到故乡湖北咸宁崇阳县。眼看疫情越来越严重,原本有机会回瑞典的他却选择留在家乡。

在抗击非典后多年积累经验的基础上,王维武研制出预防治疗疫情的统方“肺毒清”。从武汉一位70多岁的确诊老人成为第一个用中药治愈的患者开始,药方造福越来越多的人。

“中医药要走向世界,首要的是翻译,而翻译的一个最大障碍是标准化。”王维武说,正在与团队着手建设中英双语中医药数据库,将已经标准化的名词术语、诊疗标准、临床路径等在中医药外刊上统一推行,扫清中医药国际化的障碍,这样才能与世界顶尖的科学家联手,对中医药做更深度的研究与开发。

“如果这个病在咸宁大面积蔓延,后果不堪设想,我们小家也不能独善其身。”王维武宽慰母亲,自己曾参与过2003年抗击非典,有经验,会保护好自己。